消失的煤老板(2)

2019-09-09  來自: 唐山市神州機械有限公司 瀏覽次數:457

消失的煤老板(2)。接著上周的續篇,有關煤老板的消失現狀?!懊豪习濉边@個稱呼頻繁出現,是在2002年之后。在此之前,煤炭在山西是門乏人問津的辛苦生意,敢于投身其中的,往往都是無路可尋的落魄人家。投入大,利潤低,還總是收不回賬款,大多陷于債務的泥潭。

 

如今身家數億的朱新寧便是其中之一,90年代末,他曾在春節前三個月就擠出兩千塊錢交給妻子保管,以免過年時買不起年貨,穿不上新衣服。

 

在朱新寧的記憶里,前半生貧窮乏味,充滿了苦痛。 四歲時,因受村里大戶排擠領不到糧票,父母帶著他和兩個姐姐、一個妹妹,搬去三十公里外的另一個村子,謀一份木匠差事養家糊口。六口人的家當,一輛手推車就全部拉完。父親背著他,翻了一座又一座山,一路走,一路哭。

 

時間倒退三四十年,朱家的生活是另一番光景。朱新寧的祖父在平遙做商號掌柜,全山西都算得上富貴人家。父親六歲時,祖父去世,祖母不得已改嫁,家境日漸衰微。及至家庭成分判定為地主,用朱新寧的話說,無盡的厄運開始了。

 

土改伊始,朱家的大院便被公家收走,只留下一間狹小的偏房,三間寬敞的宅子分給了各有十幾號人的兩戶人家。幾十口人擠在一間大院里,總有大大小小的糾紛口角,因為階 級成分低,弱勢的總是朱家。

 

一種念頭在朱新寧心里強烈地升騰起來:離開這里,去外面的世界。讀書是當時能想到可行的路徑,他別無選擇。中考時他考上縣一中,所有考生里排名第七。

 

這個排名成了他學業的頂點。家庭、見識、生活習慣、興趣愛好……種種因素構成了一道無形的墻,將他與縣城的孩子劃分為兩種不同的人。他想融入城市擺脫農村給他的烙印,努力地花費時間結交朋友,學習卻在這個過程中漸漸掉隊了。到了高二下半學期,他已經清晰地感知到,憑成績考入大學開啟新生活,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。

 

讀高二時,他與一個同班女生談了戀愛。女友的父親幾年前離了婚,在石家莊做服裝買賣。高中畢業后,他和女友一起去石家莊幫忙打理生意。幾個月后,父親告訴他承包了一對煤礦井口,希望他回來幫忙。兩人一同回了山西,結了婚。

 

朱新寧

 

私人進入煤炭開采從80年代末開始,當時為解決能源短缺問題,中央鼓勵山西做大煤炭產業,一時間幾乎村村有礦,數量上萬家。但國營煤礦很難過活,只好承包給個體,早期的“煤老板”由此而生。

 

隨后近二十年,朱新寧的人生起落與煤炭綁定在一起。日后煤價瘋漲時,總有人感嘆他未卜先知,提前站上了時代的潮頭。但在當時,卻只是迫于謀生的無奈。他的父親拿著每月五百元的工資,卻要養活二男六女八個孩子。父親當時的心態是:只要能比五百元多就行,如果賠了,反正本來也沒錢。承包井口的六萬元,全靠東拼西借。

 

當時煤價一噸三十多元,每噸能賺三五塊錢。承包首年,礦里出了一萬噸煤,但到年底時能收回的錢不過四五萬元,就連去小賣部買洗漱用品都要賒賬。工人們領不到工資,便派幾個人跟著他四處要賬,名義是陪同,實質是監控。連續三四年,朱新寧一年四季都在周邊縣市要賬,常在大年三十晚上才回到家。

 

但當時間的腳步邁入21世紀,煤礦主們突然發覺,命運變了——2002年1月,國家取消電煤指導價,煤價進入市場化,翻著番地上漲。面目兇狠的催債人越來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大捆現金求著買煤的人。他們滿臉堆笑,到礦上拉煤的卡車排起長龍。

 

巨額利益的誘惑下,越來越多的人拋掉往日營生投身其中。這其中,就包括黃治華。他辭去了父母精心安排的鐵路系統的公職,開了一家洗煤廠?!艾F在老說風口,什么是風口?對那時候的山西人來說,搞煤炭就是風口?!?/span>

 

黃治華感嘆,當年的錢來得實在太容易。那時逃稅成風,拉煤不開稅票,買通煤檢站就能放行。黃治華一次上山拉煤,趕上省里突擊檢查,各路貨車在煤檢站外排了幾十公里。他的十幾輛車等了一天一夜才被放行,沒想到卻因禍得福,一夜之間,煤價就漲了兩成。

 

也就是在那幾年,原本土氣的臨汾城變得五光十色。煤炭的勃興帶動了商業的繁榮,也激發起黃治華消費享樂的欲望。手握突如其來的財富,二十六七歲的他沒有耐心待在洗煤廠,而是不分晝夜地泡吧在燈紅酒綠之中?!俺宋痉缸?,你能想到的男人能干的壞事,那時候全干了?!?/span>

 

醉生夢死的生活持續了兩三年便難以為繼。到了2006年,洗煤生意因長期疏于管理陷入癱瘓,妻子不愿再忍受他頹靡的狀態,掙來的錢也已揮霍無幾。他覺得沒有臉面在臨汾繼續生活,離了婚,關了洗煤廠,去了南方。

 

那一年,他正好三十歲。水處理雖遠不如煤炭賺錢容易,但他卻覺得慶幸,感覺及時認清了人生真實的面目?!罢f白了,搞煤炭掙錢的方法太初級,這種錢你能賺多久,將來怎么辦?”

 

那時的他希望生活離煤炭越遠越好。兩年后,瘋狂的一波煤價上漲到來,但已跟他無關。他覺得這是不幸,但也是幸運?!爱斎说拈啔v和心性不足以駕馭那么多財富的時候,太多的錢很可能意味著一場災難?!?/span>

 

后來他曾反復聽聞煤老板豪賭破產或是吸毒身亡的故事,先反應不是驚訝,而是后怕和慶幸?!叭绻皇钱斈晔帐值迷?,我很可能會家破人亡,進監獄也很有可能?!?/span>

 

黃治華在三四年間體味了煤炭帶來的大起大落,而當時的朱新寧,仍深陷于入不敷出的泥潭里。井口五年合同到期后,他東拼西湊了六百萬元承包了縣里另一處煤礦,雖儲量可觀,但因需要從零開發,回收資金的速度遠跟不上投入。

 

與煤相比,更令他煩惱的是人。身負巨債的同時,周圍的人卻以為他早已成為富豪?;貞洰斈?,47歲的他皺起眉頭,露出無奈的神情:“你知道那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嗎?就像是荒灘上有塊肉,哪條狼路過都想咬你兩口?!?/span>

 

 

下期會講到有關朱老板的煤炭生意起起落落,感興趣的話就接著關注本站下期吧,每天都會有更新。如果有需要選煤設備的朋友就撥打神州機械0315-2965555熱線進行咨詢,神州機械選煤設備可租賃,自主研發選煤新工藝,已出口至21個國家和地區。神州機械總部在唐山,歡迎至企參觀交流!

關鍵詞: 選煤設備   選煤新工藝   煤老板   神州機械  

公司地址:河北省唐山市唐柏路三角地南6號

聯系電話:0315-2965555 | 15612592000     


CopyRight ? 版權所有: 唐山市神州機械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阿優科技 網站地圖 XML


掃一掃訪問移動端
2021无码天堂在线